新聞詳情

電荒考驗國家能源布局

日期:2021-10-15 22:07
瀏覽次數:1761
摘要:電荒考驗國家能源布局“要改變目前能源運輸過分單一的現狀,就需要減少輸電的中間環節,做到一站到終端,從而優化布局。”白建華認為,從中長期發展考慮,未來火電新增部分的70%—80%應該分布在產煤區。如果“三西”地區輸煤與輸電比例由現在的20∶1發展到8∶2,將使布局更合理。  在江西高安從事建設陶瓷生產的老黃,近來*煩心的事不是廠里的生產和銷售問題,而是三天兩頭的拉閘限電。由于限電,3月份以來工廠生產一直處于半停產狀態。  老黃說:“沒有電,工廠不得不停產,不僅使生產計劃受影響、訂單違約、客戶流失,停產也導致了人事的不穩定和成本的增加。”  實際上,越來越多的企業正在經受缺電帶來的考驗。  今年3月以來,我國多地出現罕見的淡季“電荒”現象。浙江、湖南、湖北、江西、山西、陜西等地均不同程度用電緊張,相繼采取限電和讓電措施,而且,“電荒”正以燎原之勢由局部蔓延至國內。  值得注意的是,往年夏季才會出現的電荒提前到春季,與往年“電荒”主要發生在東部沿海經濟發達地區不同,今年的“電荒”開始于中部和西部地區。特別是像湖北、湖南、山西、陜西、河南等水電、煤炭大省,也出現了電力告急現象。  國網缺口或超
電荒考驗國家能源布局
“要改變目前能源運輸過分單一的現狀,就需要減少輸電的中間環節,做到一站到終端,從而優化布局。”白建華認為,從中長期發展考慮,未來火電新增部分的70%—80%應該分布在產煤區。如果“三西”地區輸煤與輸電比例由現在的20∶1發展到8∶2,將使布局更合理。

  在江西高安從事建設陶瓷生產的老黃,近來*煩心的事不是廠里的生產和銷售問題,而是三天兩頭的拉閘限電。由于限電,3月份以來工廠生產一直處于半停產狀態。

  老黃說:“沒有電,工廠不得不停產,不僅使生產計劃受影響、訂單違約、客戶流失,停產也導致了人事的不穩定和成本的增加。”

  實際上,越來越多的企業正在經受缺電帶來的考驗。

  今年3月以來,我國多地出現罕見的淡季“電荒”現象。浙江、湖南、湖北、江西、山西、陜西等地均不同程度用電緊張,相繼采取限電和讓電措施,而且,“電荒”正以燎原之勢由局部蔓延至國內。

  值得注意的是,往年夏季才會出現的電荒提前到春季,與往年“電荒”主要發生在東部沿海經濟發達地區不同,今年的“電荒”開始于中部和西部地區。特別是像湖北、湖南、山西、陜西、河南等水電、煤炭大省,也出現了電力告急現象。

  國網缺口或超4000萬千瓦

  本報記者從相關部門了解到,江西今年全省*大電力缺口將超過200萬千瓦,達到有序用電紅色預警等級,浙江省今年夏季用電*大缺口可能達到400萬千瓦,明年夏季用電缺口可能達到890萬千瓦。而湖南省用電負荷維持在1400萬千瓦左右/天,電力缺口400萬千瓦,缺口將近1/3.

  國家電網公司預測,今年迎峰度夏期間,電力需求將維持在較高水平,公司經營區域內社會用電量達10979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1.7%;*大負荷5.67億千瓦,同比增長13.5%。

  “今年迎峰度夏期間,電力供需形勢十分緊張。公司經營區域電力缺口將達到3000萬千瓦左右。其中華北、華東、華中電網電力缺口分別為700、1700、600萬千瓦。”國家電網公司調度中心有關負責人告訴本報記者,在省級電網中,京津唐、河北南、上海、江蘇、浙江、安徽、湖南、河南、江西和重慶等10個電網電力供需緊張。

  “如果電煤供需矛盾進一步加劇,來水偏枯,或者出現持續異常高溫天氣,公司經營區域電力缺口將進一步加大,達到4000萬千瓦左右。”這位負責人說。

  “電荒”癥結何在?電荒考驗國家能源布局

  “發電越多虧損越大,現在電廠*缺的是錢。”江西貴溪發電廠辦公室祝主任告訴本報記者,電廠雖然目前電煤庫存還能按計劃發電,但并不能維持多久。公司已經派出多人到處找煤,但“由于缺錢,買不到上等電煤,只能退而求其次以維持正常運轉。”

  一位業內人士指出,買不起煤、發不起電、資金鏈隨時可能斷裂,是目前不少發電企業的真實生存狀況。

  國家電監會數據顯示,近期吉林、四川、陜西、青海等地電煤庫存低于7天,已低于*低存煤警戒線。

  由于電煤價格不斷攀升,導致電煤供應不足,今年一季度,發電企業出現大面積虧損,存煤意愿下降,多地出現缺煤停機現象。中電聯數據顯示,火電企業銷售利潤率接近于零,中部六省、東北三省以及山東省火電繼續全部虧損。

  而《2010年度電力監管報告》顯示,從2008年開始,五大發電集團火電3年累計虧損600多億元。

  “能源價格機制不健全,煤電價格扭曲,導致電煤供需矛盾突出。”國家電網公司有關負責人表示,由于尚未建立科學合理的能源價格聯動機制,煤價、運價、銷售電價不能聯動。“市場煤、計劃電”的價格體制,使煤炭價格增長遠遠高于電力價格調整,陷入了煤價上漲、電價被迫跟隨、煤價再度上漲的惡性循環,甚至出現煤電基地賣煤收益高于發電的現象。

  高耗能產業產量增速使電力需求過旺也是導致“電荒”的另一重要原因。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據顯示,一季度鋼鐵、水泥等高耗能產業用電量創歷史新高。

  為緩解供應缺口,國家發改委3月底下發通知,要求嚴格執行穩定電煤價格的各項規定,4月份,提高了16個用電緊張的省市上網電價,4月下旬,國家發改委約談了神華、中煤等數家煤企。

  “今年的電荒,是多種矛盾積累的結果。”國家電網公司能源研究院副總經濟師、戰略規劃研究所所長白建華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實際上,目前的“電荒”主要是區域性的,而從國內的發電總量看是不缺電的,基本是均衡的。

  “此次電荒跟2004年和2005年因為電力投資減少,造成供應不足的‘硬缺電’不一樣。”白建華說。

  短期內和表面上看,此次“電荒”是煤電供需矛盾造成,實質上是電力資源配置不均和用電分布不同造成。正是由于電網配置能力不強,跨區輸電能力不夠,導致有多余電量的省份也沒法輸送給缺電省份。

  專家建議:新建火電八成應在產煤區

  “解決‘電荒’問題的關鍵,在于轉變電力發展方式。”白建華說,不轉變電力發展方式,“電荒”問題在兩年后可能變得更嚴重。

  國家電網公司的電力供應形勢分析報告顯示,今年迎峰度夏期間,東北、西北電網電力富余2700萬千瓦,而華北、華東、華中電網電力缺口3000萬千瓦,由于沒有額外輸電通道,東北、西北電網富余電力難以支援“三華”電網,造成東北和西北大量裝機空閑與東部電力供需緊張并存,出現“有電源無通道”,或者“有通道無電源”的局面。難以充分發揮電網的資源優化配置功能和有效緩解電力供需緊張矛盾。

  長期以來,我國能源配置過度依賴輸煤,“三西”地區輸煤與輸電的比例為20∶1,輸電比重明顯偏低,國內性煤、電、運緊張矛盾反復出現,能源供需難以平衡。而由于輸煤中間環節多、裝卸過程復雜,運輸成本難以調控。

  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大部分火電廠建在東部地區,東部火電裝機已達到3.2億千瓦,占國內的50%。

  “要改變目前能源運輸過分單一的現狀,就需要減少輸電的中間環節,做到一站到終端,從而優化布局。”白建華認為,從中長期發展考慮,未來火電新增部分的70%—80%應該分布在產煤區。如果“三西”地區輸煤與輸電比例由現在的20∶1發展到8∶2,將使布局更合理。

  “過度依賴輸煤的能源配置方式和就地平衡的電力發展方式,不安全、不經濟、不可持續,難以適應能源發展方式轉變和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白建華說。電荒考驗國家能源布局 劉凌林中國企業報

渝公網安備 50010402000171號

骚虎视频在线观看-骚虎影视精品无码三级-骚虎在线观看网站永久免费